作者:锦兮

细细的雨从天上缓缓落下,一辆辆黑色的轿车从我的身边擦身而过,一个个打着黑色雨伞的人匆匆而过,就好像我并没有站在他们面前一样。

对,我好像并没有在他们身旁一样,当他们快要撞到我的时候,他们尽然从我的身体中穿了过去,我不知道这样一切是怎么回事,但是我知道我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。

我恍惚之间好像看到了什么,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。我确定了,我丢失了记忆,我明明很眼熟眼前的街道,但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周围的雨滴好像打不到我,但是我却感到异常的刺骨,我想要拦住路人问问这是怎么回事,但是我拦不住任何人,也没有人听到我说的话。

我行走在黑暗中,有点冷,但是却感觉很适合我,甚至对于这样的环境还有点欢喜。

我不知道走了多久,感觉有点饿了,但是却什么也不想吃,就算是路过一家包子店,任凭香味再怎么香,我都没有食欲,因为我的眼前躺着一具人,准确的来说,我发现这个人和我很相像,但是我又不觉得她是我,因为我的记忆中没有关于她的记忆。

她好像在流血,但是为什么是黑色的,就连她旁边的亲人,哭出来的眼泪都是黑色的,为什么?

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,有人揣测是她跳了楼,我顺着他的视线慢慢看过去,但是突入起来的头疼让我不得不低下头。等到疼痛缓过来后,当我再抬头时同样的疼痛传来,我知道我是不能抬头的,我也知道其实我已经死了,而眼前的她就是我。

我有些害怕,我拼命的狂奔,我突然庆幸这些人无法阻挡住我,我无视任何东西,穿过一道道墙,始终没有能够阻挡我脚步的东西出现,就在我庆幸自己逃出来的时候,一转身我又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自己,以及自己身旁哭泣的人,那是妈妈?

不,那是护士,那是经常给自己打药的护士,我好想想起来了,那是安眠药,对的,没有错的。

就在我准备再次逃跑的时候,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冲进人群,抱着“我”痛哭起来,我不知道他是谁,但是好像又感觉是我最重要的人,而且我好像发现,他的眼泪有颜色的,是白色。

我慢慢靠近这个痛哭的男子,一滴眼泪不知道怎么回事,滴落在我的手心中,我感到了一阵温暖,在这个寒冷的世界我第一次感受到温暖。

我想起了什么,这个衣衫褴褛的男子就是自己的父亲,那个一辈子挡在自己身前的男人,那个为了一家四处打拼的男人,什么时候父亲这么老了。

我好想感觉到周围慢慢的温暖起来,但有一瞬间寒冷起来,原本我还能看到的唯一白色现在也看不见了,我急忙去接父亲的眼泪,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。

我失落的坐在地上,我不知道该做什么,是不舍,还是离去,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力再回到父亲身边。

恍恍惚惚之间我好像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自己睁开了眼睛,没错她确实睁开了眼睛,但是好像并没有人看到她睁开了眼睛,只有我看的到。

那是呆滞的,甚至是失望、无助、绝望的,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会有那样的眼神,我害怕,我恐惧躺在地上的自己,那个眼神让我想起来曾经的自己。

对的,曾经的自己,也是这样的眼神。

呆滞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什么才是自己能做的。

失望,对这个世界失望,为什么一切会这么糟糕。

无助,为什么没有人帮帮自己,为什么莫名其妙那么大的压力。

绝望,是不是这个世界抛弃了我,是不是所有人都抛弃了我。

可为什么在这个如此黑暗的世界,刚刚那道眼泪却是白色的,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是一片漆黑,再也没有别的颜色了吗?

我记起来了,那就是我自己生前的眼神,也是我自己从医院的楼顶跳了下来,因为那个时候的我,是失望的、是无助的、是绝望的。

我也知道了他们对我的称呼,“抑郁症女孩”,是我活着的时候听到最多的名字,也是我最讨厌的名字。

讨厌,好讨厌这个充满黑色的世界,好讨厌这个虚假的世界,也好讨厌这个最蠢的自己。

作者简介: 一个追求完美生活却屡次碰壁的穷小子,说不尽言语中的苦涩,也道不明白生活的意思,但唯一不变的,是那颗写作的心。个人公众号:小锦兮物语ID:(xiaojinxiwuyu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