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石,又称为怪石、雅石、供石、案石等,它的形与象自然天成,或山水、或人物、或动物、或文字,形神俱备,妙不可言,具有相当大的观赏性和收藏价值。很多文人墨客、政要显贵对奇石极为喜爱。

韦明案头也有两块奇石,双拳大小,赤橙二色。此二石之奇,在于橙色之中,显现出赤色线条,一为“中”,一为“国”,犹如书法家笔蘸朱砂一挥而就,雄浑粗犷,笔力遒劲。韦明颇为珍爱,置于办公桌上,既可随时把玩欣赏,又可作镇纸,压压文件、报刊一类。凡来韦明办公室汇报工作的领导,见此二石,无不交口称赞。

韦明是县长,“中国”两块奇石,一为当办事员时河边拾得,一为当局长时溪边偶拾。

市委书记视察工作,与县四大班子领导座谈后,来到韦明办公室,说:“听说你办公桌上有一组‘中国’奇石,今天得以一饱眼福。居一县之隅,胸怀中国,其志可嘉。”

韦明得到市委书记称赞,满面红光,说:“书记教诲,韦明永铭在心。”

市委书记赏石良久,说:“你可将‘梦’字淘来。中国梦,已成一个时代的主题词。如能获得‘中国梦’这样一组奇石,更具有时代特色和收藏价值。”

市委书记的话,沉甸甸地压在韦明心里,他急切地想得到有“梦”字的奇石。

然而,韦明连续逛了几次奇石展销会,并无所得。

仅靠一己之力,寻找梦字奇石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韦明便交代秘书小陈,多联系几个人,一起寻找。

小陈知道县长叮嘱非同小可,于是暗下决心,即使翻山倒海,也要寻出这个“梦”字奇石。

这天,韦明阅完文件,不由拿起“中国”奇石,在手中把玩。

奇石要养,养的主要方法就是手中把玩。奇石通过主人之手,得其抚爱,得其温暖,得其灵性,就会神采奕奕,像被爱情滋润的少女一样温润迷人。韦明有几个美术界的朋友,他从这些人口中知道了一些养石方法。伏案之暇,手抚奇石,以人养石,同时又能以石养心,可谓一举两得。

韦明正把玩奇石,秘书说三江镇马镇长求见。

马镇长把大公文包放在沙发上,拉开拉链,小心地取出一块石头,满面笑容地说:“县长,您看!”

韦明心中怦然一动。马镇长手中的石头,海碗大小,橙色,上有赤色线条,分明是一个“梦”字!

马镇长正在主持镇里的三改四化,推行贫困山乡城镇化,还有退耕还林试点工作,如此繁忙,还心系奇石,这让韦明很是感动。

韦明小心接过石头,放在“中国”二石之后,审视了一番。大小基本相同,字体也算统一,只是梦字略显清瘦。但毕竟是一个梦字,与中、国二石,组成了“中国梦”。韦明大喜,问多少钱。

马镇长说:“县长,这石头不要钱,您认为合适就行。”

韦明严肃地说:“现在奇石行情看涨,这样一块奇石,价格不菲。”

马镇长笑笑:“就是三百块钱。县长,我堂堂镇长,不会在乎区区三百块的。”说着,镇长退出了办公室。

韦明几天后上网查看,得知长江石“梅”字售价是一万五。心想,这个梦字石,也应是这个价格。好个马镇长,我可不要你出一万五!便把秘书小陈喊进了办公室。

小陈以为县长要打听奇石的消息,主动汇报说:“县长,我给美术协会主席石一谈,还有几位镇长打了招呼,一旦发现有梦字的奇石,马上送来。”

韦明摇摇手,说:“三江的马镇长已把梦字奇石送来了。”他把梦字奇石转向小陈,“这奇石,按行情应该在一万五上下,而马镇长说只需三百,我不喜欢变相贿赂这一套。”韦明拉开抽屉,拿出准备好的一万五千块钱,严肃地说:“你抽时间,去三江镇,把这钱送给马镇长。”

秘书小陈接过韦明手中的钱,说:“我要马镇长打收条。”

隔了几天,小陈果然把收条拿来,交给了韦明。

听说韦明得到了期盼已久的奇石,县美协主席石一谈专门来韦明办公室一饱眼福。

韦明同学识渊博的石一谈私交不错。石一谈的国画是省里一绝,也是省奇石协会副主席,造诣颇深。石一谈把梦字奇石捧起来,仔细审视。慢慢地,他脸上的笑意消失了,眼光冷如寒冰:“韦兄啊,您还是眼拙,不能区分真假奇石。”

韦明心知不妙,问:“假的?”

石一谈语气夸张地说:“老兄还明知故问?”

韦明语调沮丧至极:“这奇石也能造假?”

石一谈呵呵笑起来:“老兄,你这县长当的,太书生气了吧。君不闻,这世界连爸爸都有假,只有妈妈是真。有弄虚作假求升职保官的,当然也有弄虚作假求出名发财的。奇石造假,不足为奇。”

韦明认真地说:“石主席,怎样识别假奇石呢?你传授我一二如何?”

石一谈笑道:“县长大人先教我如何识别假政绩,我再交换识假奇石之法。”

韦明一笑:“交换?石主席也入世随俗了?好吧,我资历不深,以个人见解,利国利民的就是真政绩,劳民伤财的就是假政绩。”

石一谈眉毛一扬,说:“老兄这般见解,可谓襟怀高远。佩服,佩服。老兄,你记着了,假奇石之假,用心即可分辨。一看外表,奇石在千百年的形成过程中,会产生一个风化层,行话叫‘皮’。如果‘皮’受到了损坏,甚至完全没有了,说明这块石头上已有人工的痕迹,十之八九为假。二看颜色,有些人会用有色染料浸泡,高温增色和酸洗褪色。鉴别的方法也简单,用沸水冲刷、浸泡就可发现其色泽变化。”

送走石一谈,韦明心中愠怒。马镇长说是三百元买来的,果然其言不虚。三百元,买一假奇石玩赏未尝不可,可是自己先入为主,以为是马镇长借机贿赂,硬拿出一万五给了马镇长。

可是马镇长也奇怪,不作解释,一万五千照收不误,还打了收条。也许,马镇长因为不识奇石之假,真的拿了一万五,买了一个假奇石?

此后,韦明仍把假梦字石放在案头,保持“中国梦”的完整性,但心里毕竟有了结不能解开,案牍劳累之时,时常玩赏中、国两块奇石,对梦字石便冷落了。

隔了很久,韦明发现那块假奇石的形状略有变化,而且,颜色淡了许多, 梦的上半部“林”字,少了中间的点和撇,连成了粗粗的一横。韦明看见梦字在变,认为是作伪者涂绘的颜色褪去,假奇石终于原形毕露了。韦明真想把这块假奇石扔掉,但转念一想,这块假奇石能让自己引以为戒,克服主观武断的毛病,可物尽其用,便仍把假奇石摆在案头。

过了半年,韦明去三江镇检查新农村建设情况。马镇长眉飞色舞,汇报了退耕还林工作,以及让山里农民迁居小镇,安居乐业的一些典型事例。韦明觉得马镇长工作能力不错,但又记起假奇石一事,不觉心怀芥蒂,并没有当场鼓励表扬。中途上卫生间,路过马镇长办公室,韦明竟发现马镇长的办公桌案头,也有一块奇石。韦明情不自禁拐进去欣赏。

没有想到,这块奇石,正是韦明久久不能释怀的梦字石。

好个马镇长,自己拥有这样一块惟妙惟肖的梦字奇石,却把假梦字石送给了我!

检查工作结束后,韦明半开玩笑地对马镇长说:“马镇长,你金屋藏娇,却瞒着我这个县长,不是目无领导吗?”

马镇长满脸通红,说:“县长,我可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,岂敢在县长大人眼皮底下金屋藏娇!”

韦明招招手,带他进了办公室,指着奇石大笑:“这不就是金屋藏娇吗?”

马镇长不好意思地打着哈哈:“县长,什么金屋藏娇,这就是一块普通石头。真正的梦字奇石,我已经给您送去了。”

韦明尽量轻描淡写地说:“石一谈是省奇石协会副主席,可说是火眼金睛,经他鉴别,你送给我的那块奇石是假的。”

马镇长一听,脸都白了,明明送去的是真奇石,石一谈怎么说是假的!马镇长结结巴巴地说:“县长,我,我不识真假,我是外行……”

韦明笑笑:“我没有怪你。不过,将功抵罪,你这块奇石,我带走了。你下次去县里,把我案头那块假奇石拿回来做纪念吧。我说马镇长啊,我们都要记住教训,不能让假象蒙蔽了眼睛。”

马镇长连连点头。

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韦明从马镇长那里得到梦字奇石,好不痛快,当夜打电话,邀石一谈来共同欣赏。

石一谈放下正在创作的一幅国画,坐出租车来到了县政府。

韦明把从马镇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