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贤经营一家小五金商店,以诚待客,童叟无欺,口碑一直不错。李贤这个人哪儿都好,就是粗心大意,两年前的一天,他骑着自行车去办事,半路发现忘带手机了,就在路边的公用电话亭打了一个长途电话,手提包随手放在自行车前面的车篮中。等他打完电话一扭头,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:手提包不见了!肯定是被顺手牵羊了。

手提包里有当天的收入两千元,还有一些票据和李贤的身份证。钱好说,但是票据和身份证丢了真糟心,李贤马上就去附近的派出所报了案。

第二天,李贤吃罢早饭,正要去上班,一推门就看见了自己昨天丢的那个包,打开一看,除了钱,身份证、票据都在,还有一封信,信的大意是说自己是一个农民工,在这里的一个建筑工地打了半年工,工头却卷款跑了。想回家但苦于没有路费,十分想念家中老母亲,一筹莫展之际碰巧看见李贤在路边打电话,包就放在车篮里,脑子一热就动了偷窃的念头……他求李贤千万不要报案,回到老家后一定会尽快将这些钱还回来,今天先将身份证和票据送还,希望李贤别怪他。

李贤看到信很意外,感觉这封信字里行间都透露着真诚,不像是在说谎。李贤以前也做过建筑工人,知道有多不容易,于是下午就去派出所找到办案民警,说因为自己粗心,将包忘在了店里,已经找到了,请求销案,民警说了他几句,也就不再追究了。

一个月过去了,李贤并没有收到钱,两个月过去了,还是没有……身边知情的人都笑李贤痴傻,这世上讲诚信的商人都很少了,怎么可能有讲诚信的小偷呀。

李贤有时会翻看那封信,字里行间依旧能感觉到对方的真诚,他觉得,对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处,什么时候经济宽裕了,一定会还钱的!

这天,李贤的一个老同学张青上门,向他借十万元,说要做煤炭生意,并一再声明就借两个月,两个月之后连本带息一并还上。

李贤和张青是光屁股长大的发小,好得跟一个人似的,李贤手头正好有一笔十万元的货款现金,就从保险柜里拿出来借给了他,张青说:“哥哥好爽快,我开张借条吧!”李贤说:“咱俩谁跟谁?搞得那么生疏干吗!”

李贤的妻子刘英用胳膊一捅他,说:“亲兄弟明算账,还是让兄弟开张欠条吧?”

李贤把眼一瞪:“我跟张青弟弟是啥交情,你不知道?少废话!”说完就让张青把钱拿走了。

两个月后,张青没有还钱,刘英就让李贤去要。李贤说:“张青不是欠钱不还的人,他肯定是遇到了难处,咱可不能落井下石,再等等吧!”

过了几天,又发生了一件事,一个跟李贤打了十几年交道的零售商刘强从他这里进了一批货,回头却说李贤以次充好。

李贤哪肯吃这个亏,自然不承认自己的货有问题,两个人最后竟对簿公堂,谁知官司打完,李贤败诉,法院判他赔偿刘强十万元……

李贤没钱赔,就去张青那里要钱。张青一听就急了,说:“你穷疯了吧?谁跟你借过钱,还十万块,你怎么不说一百万?”

李贤看着张青,说:“就两个月前,你去我家借了我十万块,说做煤炭生意,还说两个月以后就还……”

张青冷笑一声,伸出手说:“把欠条拿来,我就还给你钱!”

看着张青阴险的笑脸,李贤明白他是存心不想还钱了,气急之下竟昏倒在地……

重重打击之下,李贤精神都有些恍惚了,嘴里时不时就会念叨:“你说说张青和刘强以前和我关系那么好,这样的人都坑我、骗我,难道人心真的变了?”

刘英怕他这样下去会得病,就百般劝解他,他也不理会,生意都懒得打理了。

这天,李贤正在家里发愣,邮递员来了,说有他的汇款单和挂号信,李贤一看数额是两千二百元,附言是:本金和利息。

再看寄款人地址,写得很简单,是陕西咸阳市某地,寄款人姓名是张三,一看就知道是假的。

李贤打开那封信,才知道竟然是当初那个偷包人写来的,信上说:大哥,当初我迫于无奈偷了您的包,心里一直忐忑不安,就怕您报警,警察会抓我,但至今都没有警察上门,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。请大哥原谅我时隔一年多才还这一笔钱,因为去年回到家,我才知道老娘住了院,欠下了很多医药费,我只好将剩下的钱又借了不少交了药费,将老娘从医院接回了家,然后就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。一年后,生活稳定下来,有了钱,这才给您还钱,那两百元是我跟您说好的利息……

此时,刘英下班回来了,李贤很兴奋地让她看这封信和汇款单,说这世上还是好人多,就连小偷都会讲诚信,看来这生意还要干下去。

看着眼前的李贤,刘英高兴地流下了眼泪。

打那以后,李贤重新振作起来,好好做生意,很快又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。

这天,李贤忽然接到一个派出所的电话,叫他去一趟。

李贤去了以后,民警直接将他带到审讯室,指着一个青年男子对李贤说:“你认识这个人吗?”李贤端详了他一下,摇了摇头,民警又指着李贤对那个人说:“你认识他吗?”

那人看了看李贤,说:“认识,他就是将包落在车上,被我顺了的那位大哥。”

警察问:“你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?”

那人说:“他额头上的那颗黑痣特别显眼,所以我记得很清楚!”

经过民警解释,李贤才知道,眼前这个人正是一年前偷自己包的小偷,他一直没有离开过本市,也一直在作案,昨天他在一家超市盗窃时,被保安抓住扭送到了派出所,经过审讯,他交代了不少案子,其中就有顺手牵羊拿李贤包的事,因为民警对此有印象,就把李贤给叫来了。

李贤很奇怪,就将前前后后的事情对民警讲了一遍,然后说:“既然他一直在作案,那么我的身份证还有钱是谁还的?”

小偷说:“你的身份证还有票据确实是我还的,为了稳住你,不让你报案,就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,可是后来的钱却不是我还的!”

顿了一顿,他又补充道:“你想,我要是有那好心,还会犯罪吗?”

李贤回到家,将这件事告诉了刘英,刘英的眼泪就流下来了,说:“看来这事我不能隐瞒了!”

李贤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刘英,说:“你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刘英就讲了事情的前后经过。

原来,刘英看着受到打击的李贤一蹶不振,很难过,可是无论她怎么劝说,李贤就是转不过弯,刘英想起了去年发生的丢包事件,就决定用它来演一场戏,于是,刘英联系了远在陕西咸阳的一个大学同学,让她帮着演一场戏,她给那同学汇去了两千二百元钱和信,让同学抄写之后,再把信和钱以小偷的名义给李贤寄来。没想到还真拉了李贤一把……

李贤听罢,一把将刘英揽到怀中,吻着她黑白掺杂的头发,轻轻地说:“亲爱的,辛苦你了……”